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gyzff 的博客

来生,我依旧爱你,可以不再等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跋涉的心  

2011-05-06 15:17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晚,黄晴在播放苏州台“新闻夜班车”时,中间插播下档节目预告,施斌说今晚十点要聊三毛的故事,让观众一起听听那首三毛作词的歌,(那是不是王洛宾谱曲的呢,施斌没说。)

节目开始,首先播放了一段电话录音。那是三毛一位台湾友人珍藏的。三毛在去世前一晚,打电话给他,不巧的是,那晚他在远行的旅途中。他与三毛因都喜欢旅游而相识。施斌没说,他们是否相知。

让人在最孤寂时想起,是很珍贵的,但这位却成了终生的痛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能有最想面对的人守候,是很美满的,可三毛却连最想听的声音也没能听到。

小大块头说,按理说三毛非常喜欢旅游,应该是性格很开朗的,为何会选择那条不归路。她很累吗?或许怕那先去的人会很寂寞吧?

如果那个最后的电话打通了,会有答案吗?第二天清晨她也许会背上行囊出门了。

她足迹所至,究竟在寻找什么?似乎梦圆了,却又永远物是人非。否则为何总停不下那疲惫的步履。茫然,更不屈,那么执着,是因为曾经的震撼?

今早,一睁眼,就看见阳光似乎要竭力穿透窗帘,砸向那个玫红的塑料盆,里面的绿意葱笼地张扬着。倒也不枉了汽油费,特地跑远到那个大农贸市场,也没什么非买不可的。买了一斤大蒜准备做佐料,根本用不完,被冷落在水缸边。忽然有一天,白色的蒜头窜出了绿芽。干脆把它移栽到塑料盆里,注入一点清水,侍奉花一样摆放在卧室靠窗的矮柜上,权当作一盆水仙花吧。别的花卉放在卧房里,也许有害人体。但这发了芽的蒜苗不会在夜晚我入睡之后,对我释放有害毒素吧。

“3.15”似乎应该去赶趟似的去购物。但阳光灿烂的星期天,更不该辜负的是大自然的恩赐。谁不会与春天有约呢?昨晚,关于三毛的故事还是不能释然。

索山公园,北枕在狮子山的雄姿下,南连玉山路,西邻苏州乐园。暖洋洋的风里,渗出甜丝丝的花香。放飞的风筝里,有蓝天般的遐想。三五枝婀娜的柳枝就能裁剪出一幅江南园林旖旎的素描画。更别说雪松林梢迷离的蓝天有多澄碧。嫩草儿像茸毛似的软,那股清香的阳光味,是谁也抵挡不了的诱惑。

池塘的石壁上,密布着黑色的游物。记得最近一次看到小蝌蚪是在三年前的四月初。在太湖西山明月湾的山坳里。板壁峰正用嶙峋的双肩托起意欲西去的夕阳,作盛情的挽留状。

闭上眼睛,就能想象出:此情此景,一个星期前,那个幸福的女孩,由他父亲开着车,带她到这里来郊游,看到那黑色的小精灵在水塘里欢快地游动,该是童话公主般的快乐吧?

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,今生投胎来到他的身边,享尽他的父爱。多么美好的传说啊。

缘定三生,来世又该如何轮回?

轻轻地走进这片雪松林中。又想起三毛的故事。

感觉这树林比四年前更加茂密,宁静。那个还没有筹划好的去茅山道院还愿的计划,就因为不放心那辆新买的草原绿色的电瓶车被偷而耽搁了。

草原绿色就这样被钟爱着,还把电瓶车嬉说是堪比宝马座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